网上淫秽色情聊天室众多“红男绿女”现形记

  2021鸿蒙概念股龙头一览,利用一款名为“Camfrog”多视频电视会议软件开设网上淫秽色情聊天室,纠集数十个主持人、表演宝贝每天24小时不断疯狂地进行色情“现场秀”,在线多人,并通过出售视频注册码等手段获利……

  近日,由公安部挂牌督办的“Camfrog软件淫秽表演案”在徐州云龙法院开庭审理。

  该案涉及全国14各省、市、自治区,规模之大、影响之坏为近年来罕见,引起有关中央领导同志的高度重视,批示要求严厉查处。公安机关经过缜密侦察,一举捣毁了这个网上淫秽表演的大型犯罪团伙,26名主要嫌疑人全部被抓获归案。11月20日,徐州云龙区法院正式对此案作出一审判决。对被告人孟庆勇、杨密、魏载成、陶龙龙、罗继明等五名主要犯罪嫌疑人判处有期徒刑三年,并处罚金20000元。其余21名从犯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至一年零六个月不等,并处罚金5000元。

  Comfrog软件是一款由国外开发的网络即时通讯软件,主要用途是支持多用户在线视频交流。用户可以根据需要花费一定费用在网络上建立起一个虚拟的“房间”用于会议或聊天。设立“房间”的人被称为房主,拥有“房间”的最高权限。之下用颜色将人员按权限高低划分开来www.aubb.com.cn,其功能十分健全,在国际上具有很高的使用率。

  正因为如此,有些不法之徒利用了软件的框架,疯狂的组织淫秽表演。他们按照软件原有的等级制度将参与人员分为负责管理的“红管”和“绿管”、负责表演的“贵宾”和只能观看的普通会员。在权限上,红管略高于绿管,可以进行房间绝大部分的管理。在表演方面,也不是仅限于贵宾,任何人只要愿意都可以进行表演。因此,在房间内,他们又按照分工的不同,分为负责调动气氛的主持人和负责表演的“宝贝”(女)、“帅哥”(男)或“夫妻”(男女合作表演)。就这样,一个有制度、有秩序的淫秽表演群体悄然壮大,其中知名度较高的房间,在每日高峰时段,平均访问数量均在一千五百人以上。

  陶龙龙是本案中年龄最小的,今年才刚刚18岁,然而他确是组织淫秽表演团体中拥有最高权限的房主。陶龙龙只有小学文化,上初一时因为家庭原因而退学,之后便一直帮家里种大棚。2008年,他在村里的网吧上网时,网吧老板在闲聊中告诉他“Camfrog”软件很好玩,还可以挣钱。陶龙龙有些心动,便注册了一个用户。经过一段时间的试探,他发现其中确实很有“钱”途,便和其亲戚楚立明合伙以4500元每月的价格在安徽租借了服务器,建立起了名为“_0532_China_0532”的房间开始组织淫秽表演,并以贩卖多视频注册码赚取差价。由于租借服务器的钱是由楚立明出的,陶龙龙只负责进行日常维护,因此在利润分配时,陶龙龙只能拿到其中的一小部分。直到案发,他一共获利500元,然而他却沾沾自喜,完全没有意识到这是触犯刑法的行为。在公安民警提审他的时候,他还不断的问什么时候能让他回家。陶龙龙将为他这种无知付出最为惨重的代价。

  徐国祥今年52岁,是涉案人员中年龄最大的一个。当过兵的他在退役后便到当地政府部门工作,曾有着一份体面的工作和美满的家庭。2007年底,他在网上偶然间发现了Camfrog软件,听说上面有“现场秀”便动了心,花了280元购买了一个多视频注册码。之后他便迷上了观看“现场秀”,一天不看就觉得心里痒痒的。他也知道这种行为不好,但就是遏制不住内心的冲动,天天都要看上一两个小时。久而久之,他的等级不断提升,从普通观众到管理员,再到主持人,权限也越来越高,很快成为了房间里的知名人物。他不断游走于虚拟的网络世界,沉浸在主持表演的快感中,直到公安民警将冰冷的手铐戴到他的手上,他才幡然醒悟,然而一切都已经太迟了,等待他的将是法律的严惩。

  毕业于艺术学院的赵哲今年25岁。毕业后由于一直没有找到工作,便常常泡在网上。2009年3月的一天,她到男友家里玩的时候,发现男友正在使用Camfrog软件观看网上淫秽表演。一看之下,她顿时被视频上那大胆暴露的画面吓呆了。在好奇与冲动之下,她也注册了一个用户。渐渐地她不再满足于只能观看表演、不能进行语音交流的普通用户,于是她向管理员提出了升级的要求。管理员告诉她,如果她愿意进行表演就可以提升她为绿色管理员,还可以主持节目。她犹豫了一下,便答应了。就这样,一次、两次、很快她就被提升为绿色管理员。在房间里,她不断寻求新的刺激,从单人表演到担任主持,再到与男友共同进行“夫妻PK”表演。就这样,她一步步迈向了犯罪的无底深渊。

  赵广平,女,今年29岁。她是本案中学历最高的一个。师范大学毕业的她是一位高中语文教师。丈夫常年在外打工,每年回家的时间不足三个月。年轻的她不甘心成为一位“留守妇女”,因此常常寻找机会来展示自己,证明自己的价值。2008年的一天,一位自称是新加坡人的QQ网友向她介绍了Camfrog软件,她便注册了一个用户。起先,她只是普通用户,游走于各个不同的房间,但因为权限低,经常被人“踢”出来。她一直不明白为什么,直到后来,经一个网友介绍,她才明白这是在进行淫秽表演。在得知进行表演可以提升等级,会受到大家的一致追捧,还能通过卖“码”赚钱时,她义无反顾的当起了一名疯狂展示自己的“宝贝”。不仅如此,她还把自己偶尔回家的丈夫也拉进了表演者的行列。直到案发,短短几个月的时间,她已经参与主持了数十场“现场秀”。

  “任何一个有知识的人都知道上这样的网站是违法行为”,“我就是觉得我的身材很好,想向大家展示一下,证明自己的价值” 江萍在供述中如是说。展示自己、证明自己本无可厚非,但可悲的是,作为一名“人类灵魂工程师”的人民教师,她忘记了真正的舞台应该是那三尺讲台,忘记了她教书育人、为人师表的责任,而选择了一种错误的表现方式。她的行为无疑将给她的家庭、她的学生带来抹不去的阴影。

  按照《治安管理处罚法》规定,参与色情表演也属于违法行为。然而,为什么在短短两个月时间内,就有那么多人参与到淫秽表演中去呢?究竟是什么诱惑让这么多“宝贝”不惜出卖色相?

  据相主审法官分析,主要是因为网络虚拟世界给了他们一种“安全感”。本案中大部分从事淫秽表演的“宝贝”对自己的行为并没有太多的考虑。他们当中很多,网络相对于现实来说是一个十分安全的环境,会员和表演者之间不发生近距离接触,这样的隐秘性给表演者营造了一种“安全感”。很多在现实生活中无法作出的行为,在网上似乎有了一顶“保护伞”,于是他们便以为找到了一种发泄的途径,可以在网络中为所欲为。

  法官同时指出,通过网络观看淫秽表演的人,很容易诱发许多负面的思想。在这起案件中,许多犯罪嫌疑人都是由普通观众逐渐演变成管理者和表演者的,才在不知不觉中走向了犯罪的深渊。法官希望广大网民在上网时一定要抵制诱惑,远离暴力色情等不文明网站,否则很可能最终走上犯罪的道路。